鹌小鹑

世界染上你的颜色


灵魂伴侣AU大概中篇,长篇不会编剧情_(:з」∠)_
可能没死小什么事(?)
写来玩,有什么想法小天使们大胆提啊
主要想写赤安谈恋爱Ծ ̮ Ծ
设定来自一篇华福同人(嗯,侵删

设定:
没遇到伴侣时候看到的世界只有黑白灰,遇到后握手或者亲吻后会看到色彩,但是这个过程不是瞬间的,有个渐变的过程,有快有慢,伴侣死后又变回灰色。他们还有一本介绍颜色的书(Price颜色检索),当你看到的时候可以对应颜色的名字。

正文:

波本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没打招呼,并且把门关得天响。

苏格兰被他吓得差点把手里的报纸丢出去。

“你怎么了?”他狐疑地看着进了门就把自己摔进沙发里的青年。他知道“波本”是怎样的人,这个神秘主义者即使是在自己面前也是一副完美模样,除了对上莱伊。明明同为威士忌,却总也不对盘,当然,在面对莱伊时,他才第一次解锁了波本如此可爱的一面,简直就像只炸了毛的猫。

“很糟。”波本用双手捂住脸,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苏格兰挑了挑眉。又吵架了?可是看起来不太像…

接着空气沉寂下来,但并没有持续很久。

“或许你应该具体说说…”

“颜色。”波本干涩的声音漏出指缝。

“什么?”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颜色,”波本坐起身,手肘支到腿上,指尖滑进发丝里并攥住它们,他深吸了口气,“我确信我看到了,我是说颜色,它变得不一样了,它,或者说和我第次看到的不一样,不是灰色,也不是白色,黑色,它是…哦!书,我的书在哪?”

波本突然站起身快步走进房间。

“Price,我的颜色检索…”波本在他的书架上搜寻,指尖划过书脊,最终在记忆里的那个凹处停下,然后用力将它抽出来,“在这儿!”

他迫不及待地翻开它,目光扫过曾经只是灰度不同而现在已经变得很不一样的色块,同时脚下一转弯打算原路返回,但是在快到沙发的时候他左脚绊右脚差点摔倒。

“你还好吗?”苏格兰有些讶异,毕竟他从没见过波本如此,慌乱。

波本坐下来,手指停在他想找的那个色块上,他看向苏格兰并忽略了他的问题:“绿色,我想他的眼晴是绿色的。”

“还有,”波本接着翻书,“蓝色,噢,确切地说是深蓝色,他的外套。”

“哦,天啊,我应该对你说恭喜么,”苏格兰眨了眨眼,目光在书和波本脸上徘徊一圈,他并没有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色块对他来说也只是调子不同的灰,但波本的话挺令人惊讶,“我是说你找到了你的灵魂伴侣!?”

“是的,但我想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我记得你一直很期待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苏格兰突然想到他们此时身处的世界,“那么,他是谁?”

“莱伊。”

“什么?你再…”苏格兰拔高了声调。

“我想你已经听清了,是‘莱伊’没错。该死的,我只是和那混蛋握了手,然后颜色就,它就出现了!”波本松开那本Price,任由它滑到地上“太糟了…太糟了…”

波本一弯腰,把头搁到苏格兰肩上。他一直期待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没错,但绝不想在这时候,在组织里。这个令人作呕的黑色世界除疯子也根疯子没差,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灵魂伴侣会是那个像女人一样留着一头长发并且一年到头都套着顶针织帽的男人,虽然那家伙的确令人讨厌至极但他也不能想象有一天要亲手干掉自己的灵魂伴侣或是把他送进监狱让别人干掉他。

这听起来很残忍,“如果你的伴侣死去了,那么色彩也会不复存在”他一直记得这句话,于是当“亲手干掉莱伊”的念头从脑袋里蹦出来的时候,他感到胃部一阵抽疼——彩色的世界实在是太绝妙了,那真教人上瘾,要知道没有一个瘾君子乐意戒掉那种飘浮在空中的感觉,毕竟失落感跟黏腻刺鼻的沥青泼到身上没什么两样。

“我…苏格兰,你知道的,我实在,实在不想再失去了…真的…”

波本压着的那边肩膀传来濡湿的感觉,苏格兰叹了口气抬手拥抱住青年,又像哄小孩一样拍拍他的头。

“…那个…零”苏格兰低声道,“莱伊看到色彩了吗?”

“没有吧,看起来不太像。”波本稍稍冷静了一点,但还赖在苏格兰怀里不愿起来。

想想也是,要是莱伊知道你是他的灵魂伴侣你还能逃回这儿来么。苏格兰暗自笑了笑,揉乱了波本浅金色的头发。

“或许还能有转机。”

“转机?”波本猛地抬起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苏格兰笑着替他拭去脸上水痕,“你看你多大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哭鼻子,要是叫那帮家伙知道了肯定个个拍照留念。”

“喂,别转移话题啊!”波本拨开苏格兰的手,“到底有什么转机?”

“主要得看你。”

“我?为什么?”

“笨蛋,”苏格兰捏住波本的两颊向外扯,“因为莱伊喜欢你啊!”

“!”

“我是说,我们或许可以试着挖组织的墙角。”

待续…

苏哥这要挖FBI墙角的节奏啊Ծ ̮ Ծ
同时您的好友红娘苏格兰已上线●▽●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哈特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