鹌小鹑

[赤安]岁月之交

傻白甜新年贺文

私设众多,bug如云
人设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私心地让两只有假期,以及安排了烟火

那么开始吧_(:з」∠)_

        “你还没有告诉我,随随便便就把我拉出来的原因。”
        安室透停下脚步。哦,或许称他为降谷零更加准确,毕竟在那个组织烟消云散之后,“安室透”这个人就不复存在了,也许只有在降谷忙得脚不着地的时候才会偶尔想起自己身为“安室”的那段日子和在波洛打工的闲适时光。
        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降谷零正身处于热闹的商店街,和名叫赤井秀一的讨厌男人一起。夜幕低垂而下,霓虹灯将街道渲染得妩媚,倘开式的餐馆正冒出白团团的热气,几乎所的店铺都打出了年终酬宾的的广告。
        降谷瞪着赤井,他并不太想见到这个男人。
        赤井松开拉着降谷的手。
         “降谷君,新年快到了。”
        降谷挑眉,他瞟了一眼周围,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想你应该看到我还在工作……”
        “很显然的是,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并且你还将有三天的假期。”
        “这也不是理由!”降谷冲赤井喊道,一想起刚才被莫名其妙地拉出办公室他就火气上涌,这家伙凭什么管他,而且他也不太在意这种日期变更的日子,因为这不重要。
        “总是加班很没意思的,偶尔也要放松一下,出来走走也好。”
        “那是我自己的事。”降谷抱起手臂,露出一个“波本”式的笑容,“FBI的搜查官先生,你似乎太有空闲了吧,这种时候你们不应该忙得脚不着地吗?怎么有空来日本?”
        “FBI也是有假期的。”
        “…那也用不着来找我吧,我记得你和工藤君关系更好。”
        “很可惜,工藤君不在日本,现在我在东京只有你这个熟人了,既然是新年,请你这个东道主招待我一下应该不算过分吧。”赤井耸耸肩表示无奈,接着他轻按上降谷的肩带他继续往前走,“走吧,我想你忙得连晚餐都忘记了,那么做为报酬,我请你吃夜宵吧。”
        难得的,降谷顺从地没有挣开,双手垂下来,安安静静跟着走。

        “哈哈,说得真好听。可是赤井秀一,你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

        这次换成赤井停下脚步。他扭头去看降谷,那个有着奶金色短发的青年垂着头,刘海堪堪遮住他的表情。

        降谷零不愿意再见到赤井秀一。
        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因为苏格兰的死一直恨着赤井,可他错得离谱,迟来的真相告诉他这只是个可悲至极的笑话。他不能再追着那个男人了,他失去了恨着他的理由。
        苏格兰的事难免让降谷低落了很久,但是自己的失误没理由推脱,生活也依旧,他收起怨恨,并且心平气和地同赤井道歉,仿佛之前一切真的就此揭过,就剩下一地破碎凌乱的情绪,但这没什么大不了,他会把它们收拾好连带着那点莫名的失落一起。但他不想再见到他了。那双森绿色的眼睛每次看过来,降谷都觉得呼吸发紧,记忆被揭开,收藏好的情绪又飘浮起来。这很不好,因为有太多他也不了解的东西掺杂其中。
       在组织覆灭之后, 降谷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这样最好。
       可是那个男人又出现在他面前。
       他握着降谷的手那么烫,但降谷却不愿挣开。北风吹得人寒意上涌,而赤井的手就仿佛冬夜里的唯一热源,让人无法放手。没人会排斥温暖。
       热量撬动了别的东西。

       降谷抬起头,对上赤井森绿色的眼晴。
       “赤井秀一,我想我们并不算太熟,我也没有义务做为东道主招待你呢。”降谷低声说,语气里有切齿的味道。
        赤井松开降谷,低头从衣袋里掏出烟点上。熟悉的烟味在两人间弥漫开来,隔着烟雾,赤井将视线转回降谷身上。
        “是我鲁莽了。我应该先打电话告知你,再来日本。”
        降谷没想到赤井会有这样的回答,他神色变了变,男人理所当然的样子让人气愤:“哈,你在说什么鬼话?‘告知我’?我们…”
        “我们没什么关系,是么?但我想说的是‘不太熟’可能算不上呢。”赤井依旧语调平稳,他将手上的烟靠近唇边,吸了一口。
        “你!”降谷蜷起手指,赤井淡然地份佛只是在谈论自己早餐吃了什么的样子让他想就这给这家伙一拳。往事不堪回首。但只是闪念间,他想到自己根本没立场这么做。
        赤井没有说错。
        “降谷零”与“赤井秀一”不太熟这点没人能否认,但“波本”和“菜依”却不同,他们悉知对方的一颦一笑,甚至呼吸与体温,交握过双手,托付过后背,或许还有别的很多,最亲密的情人也不过如此。不要说他们并不真实存在,身份上的虚假不能否认发生过的事实, 他们都是聪明至极的人, 知道再多的作戏也总要掺了真实才不显得生硬,没人知道他们是否动了真心,只是他们的确挺熟了。
        降谷一时失语。

        “啪!”天空在一声炸响中被点亮。
        降谷偏了偏头,看见赤井身后巨大炫丽的烟花盛开在夜空。
        “哦…”他微微张开嘴发出一声赞叹,“好久没见过了啊…”
        像是约好一般,烟花升空的声音依次响起,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四周略显嘈杂的人声被盖过,夜空变得辉煌起来。降谷己经完全被烟花吸引住了,天上四散闪耀的光点在他的眼睛里留下身影。和街灯不同,焰火是生动的,它瞬间升空、炸开,又须臾熄灭,易逝的美好总能紧抓人们的目光。
        看着那双蓝眼睛被焰火的光芒装点得更加漂亮,闪闪发亮的样子再配上降谷此刻的表情,一瞬间赤井感到面前站的或许真是个未谙世事的年轻学生,画面美好得让人不忍打破。井赤最后吐出一口烟,瞟了眼不远处商场的电屏幕,他随手丢了烟蒂,然后踩灭。
        商场的电屏幕开始跳动跨年的倒计时,街上的行人更多地伫足停下应和着不断减少的数字。
        “降谷君。”赤井看着降谷移动视线看向自己,目光不善但已然没了先前的咄咄逼人。
        “的确,真纯和秀吉去了国外旅游,看上去我没什么必要来日本过新年,虽然在美国也没什么好呆的。”赤井抢在降谷前开了口。他把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似乎是为了确保降谷能在嘈杂的环境中一字不落听完他的话。
        “但是我,嗯…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
        周围人群的倒数声很大,赤井知道他们马上就会喊到那个意义复杂的数字。于是他停顿了一下。
        “…5!4!3!”
        “…但是我想和你一起过新年…”
        “…2!1!0!”

         “零君。”

         降谷瞪大了眼。
         “啊啊,你在说什么啊!”

         赤井握上降谷的手,它是那么的热,和心中汨汨涌出情绪一样。
         “我是说,你愿意重新开始吗?”

        旧的一年过去了,忘掉“苏格兰”,忘掉“莱依”和“波本”,忘掉可笑的误会,忘掉枪响与鲜血,在岁月之交,旧日历应当被换下,坏记忆应该都丢弃,一切全是新的样子。
        所以,你愿意重新开始么,在岁月之交?

        “你愿意吗?”
        “零。”

         最后降谷拍掉了赤井的手,他扭头向前走去。
“笨蛋,说这么多干吗,我晚餐你还没请呢!”
                                                                                     
  END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