鹌小鹑0106

复盘

一点脑洞

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真人

有bug欢迎指正

以上






==================


桌椅相碰,器械并折。裁判离了席,摄影师在收拾自己的宝贝机器。

“走吧,结束了。”

人影交错,脚步声从稀稀拉拉到渺远不可闻。灯光熄了一片,再一片,最后只剩下头顶一盏。

“早些回去。”

他听到有人对自己说了一句,不记得是谁,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人都散尽了。

他还窝在宽椅子里,眼前一盘残局,黑白子歪歪扭扭在盘面上摆着。他揪了揪头发,手指在棋盒里搅得哗哗作响。

他在复盘。捻了白子靠过去,又抓了黑子顶上,有时犹豫良久,头发是尽数揉乱了,眉头也扭到一起。工作人员离场时断了电源,狗子的电子屏黑漆漆一片。

思维在脑子里左搅右拌,乱纷纷的。他输了太多,在盘面上一步步被赶尽杀绝。他是想赢,为着心里那点傲气也好,为着守那一道人类的最后防线也好,他想赢。可是狗子不说话,也没表情,冷冰冰就断了他的念想,留这一屏漆黑的沉默。他像含了黄连在嘴里,涩得要命,张口无人倾诉,只得絮絮地兀自纠结。

欺负完人就跑吗?他愤愤丢开手里的黑子,半晌也没想通这着的缘由。于是子落得更慢了。

许是过了挺久。

“走这更好。”

有人伸手给刚落的白子挪了挪位。他眼前一亮。这着漂亮,我怎么没想到!

他抬头看着黑发男人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蓝眼珠子不似亚裔。

他听到自己叫男人“Alpha”,语调莫名上扬。

男人拿了黑子往下走。他赶紧跟上,嘴里絮絮地说开了,手上几下摆出几处变化,男人不常出手,偶尔点点头,似是赞同。

而后几番相视心有灵犀。

他垂眸看棋,心中阴霾已是散了个尽。手里搓着刚提的黑子,似乎还残留对方未尽的体温。

最后他笑着摇摇头,“哎呀,还是你厉害,输了输了。”陷在椅子里伸了个懒腰。

“你很好。”

男人往前倾了倾身体。

“别哭了。”

他愣住。男人的蓝眼睛盯着他,柔柔软软,像是有光,像是要落泪。

“别哭了。”

然后他就溺毙在那片蓝色里了。

他回过神,机航里亮着暖白壁灯,舷窗之外天光正大亮。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