鹌小鹑0106

爬墙爬墙~( ̄▽ ̄~)~

哥哥真是太棒了,白毛是我童年男神啊!!

重刷了战龙四驱决定要给哥哥写文_(:з」∠)_白毛惹人心疼啊!
于是要在他出国学习期间给他找个超宠他的小攻√


希望能成功割腿肉

【人机组】谁家没个AI呢(龙时/骊龙/狗柯)

骊龙出关了,并且变得更厉害了。


一点小脑洞|・ω・`)

ooc

以上。




1

        因为设计师私心,小骊龙有一双黑色的竖瞳。

2

        第一次来棋院的时候,小骊龙把大家吓了一跳。

        当时唐长老看着眼前长发竖瞳的男孩,冒出一句:

        “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3

        小骊龙虽然砍过很多人,但还是多败在时哥的屠龙刀下。

        “我要回去闭关。”

        有一天小骊龙对时越说。

4

        小骊龙一脸正经的样子看得时越心中莫名欢喜,于是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

        “加油^u^”

5

        平时不拘言笑的时哥笑起来特别可爱。
       
        小骊龙觉得自己cpu过热了。

6

        升级后的骊龙换了一副实体。
       
        应他的要求。

7

        “我回来了。”
      
        时越看着“长”高不少的骊龙突然有种时光荏苒的感觉。
     
        有多久没砍龙了呢?

8

        然后他就被抱了个满怀。

        “我不会再轻易输给你了。”
    
        骊龙在时越耳边轻声说。

9

        柯洁红着脸掩上对局室的门。
       
        这都什么事儿啊?!

10

        柯洁想到骊龙升级后的对局记录。

        “感觉小龙没有以前可爱了啊…”

        “先生你还有我啊。”

         六岁的阿老师突然出现,并扯了扯柯洁的衣角。

11

        “我也很可爱的。”

        阿老师如是说。男孩无害的外表极具迷惑性。

        但柯洁只是扯了扯嘴角。

        “屁咧!你一点也不可爱!!”

12

         柯柯今天又输给阿老师了。
                                                                  by:古力








或许有TBC





最后,龙时的大旗由我扛起٩( 'ω' )و



一只时哥和他打谱时挂到身上的骊小龙




时哥日常居家服+棋院标配条纹衫

小龙武侠风黑长直高马尾私设(名字那么霸气一定是男孩子!!













人机组极圈蹭下狗柯tag热度抱歉(ಡωಡ)

顺便宣个人机组 (狗柯,笑艺,龙时,糖符,震芈) 的群:

我们人类不要脸的吗?

475589967

欢迎入坑(*/∇\*)

昨日的!




感觉没状态Q^Q

弈者





弈者,

是有孤独的修行

是有荆棘要穿越


后来,

荆棘开出花

少年人穿过它们

像一个年轻的王

骄傲,孤独,又耀眼

王啊,

他的战袍飞随风作响

猎猎有声




















年轻的王者,柯洁棋士

生日快乐!





昨天的打卡!




从头临起。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写字了…




ps:还是希望能有人来评论找我玩(*/∇\*)

好了,为了写扇子要开始打卡练字了




好久不碰手生死了…今天就先随便临点。
起行收各有不足,长笔划手抖,一些字尚可。




有人看出这是什么帖么(๑>؂<๑)






ps:欢迎到评论交流(如果能指出不足就更好了(*/∇\*)

复盘

一点脑洞

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真人

有bug欢迎指正

以上






==================


桌椅相碰,器械并折。裁判离了席,摄影师在收拾自己的宝贝机器。

“走吧,结束了。”

人影交错,脚步声从稀稀拉拉到渺远不可闻。灯光熄了一片,再一片,最后只剩下头顶一盏。

“早些回去。”

他听到有人对自己说了一句,不记得是谁,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人都散尽了。

他还窝在宽椅子里,眼前一盘残局,黑白子歪歪扭扭在盘面上摆着。他揪了揪头发,手指在棋盒里搅得哗哗作响。

他在复盘。捻了白子靠过去,又抓了黑子顶上,有时犹豫良久,头发是尽数揉乱了,眉头也扭到一起。工作人员离场时断了电源,狗子的电子屏黑漆漆一片。

思维在脑子里左搅右拌,乱纷纷的。他输了太多,在盘面上一步步被赶尽杀绝。他是想赢,为着心里那点傲气也好,为着守那一道人类的最后防线也好,他想赢。可是狗子不说话,也没表情,冷冰冰就断了他的念想,留这一屏漆黑的沉默。他像含了黄连在嘴里,涩得要命,张口无人倾诉,只得絮絮地兀自纠结。

欺负完人就跑吗?他愤愤丢开手里的黑子,半晌也没想通这着的缘由。于是子落得更慢了。

许是过了挺久。

“走这更好。”

有人伸手给刚落的白子挪了挪位。他眼前一亮。这着漂亮,我怎么没想到!

他抬头看着黑发男人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蓝眼珠子不似亚裔。

他听到自己叫男人“Alpha”,语调莫名上扬。

男人拿了黑子往下走。他赶紧跟上,嘴里絮絮地说开了,手上几下摆出几处变化,男人不常出手,偶尔点点头,似是赞同。

而后几番相视心有灵犀。

他垂眸看棋,心中阴霾已是散了个尽。手里搓着刚提的黑子,似乎还残留对方未尽的体温。

最后他笑着摇摇头,“哎呀,还是你厉害,输了输了。”陷在椅子里伸了个懒腰。

“你很好。”

男人往前倾了倾身体。

“别哭了。”

他愣住。男人的蓝眼睛盯着他,柔柔软软,像是有光,像是要落泪。

“别哭了。”

然后他就溺毙在那片蓝色里了。

他回过神,机航里亮着暖白壁灯,舷窗之外天光正大亮。


补完自设狗子。

灵感来自 @线粒体_大羽治水 的梦。



===============

草木有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