鹌小鹑

遇龙







灵感来自菠萝太太的某大纲

混更一波,期待菠萝太太的新文〒▽〒

养鹅男子和他的鹅

激情为我渊哥摸鱼

感谢沉沉把他带到我们面前〒▽〒

是自设第一

右眼眉下有痣
胆小
冷淡
冷静

讲故事

晚上的时候赵隆基有个会要出门,但小孩子吵着要他讲睡前故事,一张嫩脸皱到一起,大眼睛眨巴眨巴就有了水汽,看着快要哭了。小祖宗要是哭起来可不好哄了。

“明晚上行不行?”

“不行,就要今晚!”

“可是现在爸爸有工作呀。”

“我等你回来!”

“小朋友不可以睡太晚。”

“哥,要不我来吧,你先去忙?”陈翰伟听着动静从厨房探出头来。

“你叔叔给你讲行不行……”赵隆基见弟弟来救驾,连忙附和。

“我不要!我就要爸爸给我讲!”小孩子拉着赵隆基的袖子不让他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拽得赵隆基几乎要站不住脚,“你总是不在家,每次都叫叔叔给我讲,我也想你给我念嘛……”

即使兄弟①两人长得不能再像,小孩子还是更希望能和自己的爸爸亲近些。赵隆基无法,只得弯腰抱起小孩子,安抚到:“行行行,爸爸给你讲,但是今天只能讲一个。你要听叔叔的话,早点睡,嗯?”

“好!”小孩子好满足,立刻就变脸似的笑开了花,搂着赵隆基的脖子往他脸上吧唧了一口,“爸爸最好了!”

“翰伟,待会阿贾尼来了让他等一等吧。”

“行,知道了。”陈翰伟一点头示意他放心。

“还有我的小米粥。”

“煮着呢!”

赵隆基把小孩子往上托了托转身往卧室走。

“走咯,我们去讲故事啦!”

“今天讲什么故事呀?”赵隆基转身去找书的时候小孩子已经爬上床抱着小被子端端正正地准备好听故事了,还很贴心的给他准备了一只抱枕靠背。

赵隆基拿了书坐上床,说:“今天我们讲《猜猜我有多爱你》,好不好?”

“是小兔纸!”

“对,小兔子,喜不喜欢小兔子?”赵隆基揉了揉小孩子的脑袋,细头发薄薄一层软乎乎的。

“喜欢!”

赵隆基把书翻开,轻声念到:

“小兔子要上床睡觉了,它紧紧抓着大兔子的长耳朵,要大兔子好好地听它说……”

于是阿贾尼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画面:

自家小老板和小孩子一样蜷着脚缩在床上,枕着一堆娃娃,捧着书,床头灯暖黄的光照过来,把他嘴边不常见的笑意衬得格外温软。

赵隆基没注意到阿贾尼,小孩子正学着书上的小兔子站在床上把手举得不能再高,他说:“我爱你有明珠塔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

“哇,那真的是非常高了!”小老板露出一个惊叹的表情。

“兔子会不会爱得比你多呢?”赵隆基继续念到,“小兔子闭上了眼睛,在进入梦乡前,喃喃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小孩子又坐下来,偎到赵隆基身边,扒着他的手探头去看书。

外面站着的阿贾尼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他不是第一天知道自家老板的声音好听,又干净又秀气,平素在人前沉着调子说话已经够勾人的了,现在对着小孩子放软了语调,阿贾尼一时找不到词来表达。大概是心动的感觉,他想。

阿贾尼恍惚地听完了后半个故事,直到赵隆基哄好小孩子出来叫他才回过神来。

“走吧。”

掩上门后保镖先生就感觉赵老板的气势回来了,仿
佛刚刚窝在床上和小孩子闹的居家好男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时间心理落差巨大。不过不要紧,他会把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好好收藏着,谁也不告诉。






END

阿贾尼和陈先生碰面的机会不多,通常是自家小老板胃病犯了又赖在家不愿去医院②的时候,导致保镖先生见他时人经常在厨房忙,平日里没点人气的地方只要他一出现就会饭香肆逸,这使他一度以为陈先生就是传说中的厨房小精灵③,当然他没敢和老板说。

后来阿贾尼又偷摸着参加了几次小老板的故事会,一边吸老板,一边感叹:陈先生就是书上讲的田螺姑娘吧④。

小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



①②④来自阿平/十九 @阿平不平

③来自十二 @十二

身份交换

@醉卧槿枝 点图

lof滤镜真好看

旗袍,没有play

画的时候特别耻///这辈子估计开不起车了







后排求评(°ー°〃)

圈地自萌

可能有后续

all赵预警

吴警官的场合

心疼老板下飞机没人扶

只有一点点

群里的小伙伴脑洞真棒,有一点引用




人群拥着威尔一家走远,吴警官留了人看着,自己脱身回到直升机旁。

赵隆基正扶着舱门从机上下来,面颊上尽是汗水和烟灰的痕迹,沾了汗水的发丝黏在额上,余下的被风撩得东西支棱,衣衫微乱,西装裤也爬满折痕。

“赵先生,好久不见。”

吴得承认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赵,一身狼狈,还受了伤,扣着舱门的手指节发白,连呼吸都在颤抖。这和记忆里那个冷静自持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赵隆基闻声抬头,看见来人,勉力扬起一点微笑,道:“看来我又需要到您那里坐坐了,吴警官。”

“或许当初你就应该听听我的建议……”

吴被赵的眼神蜇了一下,又失落又无措,让人觉得下一刻那双眼睛就要落下泪来,他心里一疼,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

“没用的,唔……”

“小心!”

吴上前一把揽住赵歪倒的身子。

“这些晚点再说,你现在需要快点去医院。”

赵隆基没再说话,任由吴警官扶着往救护车的方向走。

他突然感觉很疲惫,明珠大厦被烧了一半,漂亮的蓝色蜿蜒的灯带都黯然了,大火几乎燃尽了他的骄傲。赵隆基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要受到这样的惩罚,他只是想实现他的梦想,守好他的大厦。

被人群包围的威尔一家正拥抱在一起,赵隆基不用看都能想到,这是人们寻求安慰惯常的做法。他想起大厦里威尔那个祈求的眼神,为了他可爱的小女儿。

真让人羡慕,他想。

一直以来赵隆基都认为自己是个坚定的人,有能力有头脑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就像他当初只身一人力排众议建起明珠大厦,但是现在他累了,以往藏得很好的情绪几乎要压抑不住。

他也想被安慰,也想得到一个拥抱。




我想要评论!(大言不惭)

最后希望有更多的粮(*꒦ິ⌓꒦ີ)

“他们”第二

《牵手》

ooc预警,分镜死亡预警

第一张图来自百度

快斗并不是青子的发型注意,分不清请找图对比